鬼九——Forlitar

路途归家,巧遇,
邀客屋中,闲情,
美酒诗赋,雅致,
天以破晓,醉翁。

#中世纪吸血鬼他月

🌚【突然想起回坑】

🌚【依旧丑爆】

🌚【私心空他tag望谅解,有意见请私聊,当然欢迎指出不足】

日常练习【1/1】

【你要我手里的气球嘛♪】

【超超超丑的生贺】
5.25 我家世界上最好的师傅傅生日快乐!!!!!啾咪♡
@绫奕

🌚不好好画清明贺图跑来练习水彩
🌚怕是要被打【顶锅盖跑】
🌚依旧丑爆【溜了溜了】

第一次画】
人体逻辑皆崩】
来源是臣月大大的误会】
画画什么的一步步来好了(´-ι_-`)】

【古风bg】念, 伸手党回报社会

☆玻璃渣一级预警!
☆文笔渣二级预警!
☆如果没问题请走下文!
☆本文有配图!相关请戳首页!

【1】
  死生契阔,与子成说。
  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
【2】
  那一年他随着父亲来到莫府,趁着大人不留神,掂步溜到了后院。溜达着,自己到是不留心迷了路,他到也不哭闹,就这么瞎转悠,直到他自己也不知到了哪里。一间瓦房,一株杏树,树下还有个谪仙般的她。她手执笔,一笔一划的在纸上书写,笔起笔落,干净利落,举手投足间风雅尽显,但还带着些稚嫩。他看痴了,也不顾及身份,就这么坐在门槛上,双手托腮,歪着头看这个貌美的姐姐,连那姐姐什么时候走到他面前的也不知道。她轻笑,发出银铃般的笑声,他这时方才醒悟,耳根子都变得嫣红,惹得对方伸手捏的捏,笑的更欢。
“小娃娃,你跟着谁来的呀?”她笑着开口问。
“我,我随爹爹一起来的。看姐姐漂亮就,就……”说完耳根子更红了
她着实觉得面前这粉雕玉琢的男娃娃可爱的紧,忍不住心生逗弄之心
“看姐姐漂亮,那你给我做小郎君,好不好呀?”
“好,好!等你及笄了,我就来娶你!”
  她收到意料之外的回答一愣,随后笑着说
“那小郎君可有东西定亲呀?”
她看着面前的男娃娃一张小脸皱成了小包子,嘴角的笑意就未消减过。突然的,面前的小娃娃从衣服里拿出了个小包裹,一脸郑重的递给她
“这个!”
她拆开包裹,里面是个镯子,上面有个云纹,好看的紧。
“爹说了,这个镯子喜欢谁就给谁!我就给就给姐姐了,等我长大了来娶你!”他的一张小脸板起,甚是郑重地说。
“好,那我在这里等着我的小郎君呀。”
  天色已晚,她的小郎君也被寻来的家仆接回去了,走时还一步三回头地看着他,她就这么站在杏树下,一边看着,一边默默地数着自己的小郎君还有多久来娶她呀。
  她没告诉他,她上个月便已及笄。而他的小郎君才十岁。
【3】
  十年岁月流转,他已是声名远扬的定边将军,她依旧在等着她的小郎君。她的姊妹早已各自婚假,甚至有了儿女,她依旧在那树下磨着墨,写着字,手上戴着那个镯子。
殊不知天不如意。
皇宫
“报——边境取得大捷!”
“报——定,定边将军身中数箭身亡!”
莫府
“茗儿,你都二十有五了,该找人嫁了。”
她坐着不吭声,唇抿起,手默默地伸进袖子轻拭着镯子。
“欸,由着你吧”
【4】
  又是十年,他身死的消息终是因为爹娘的封锁没传到她耳中。她花信之年已过,不复青春,他人儿孙满堂,她一个人空手着院子。
  一个孩童忽的闯进她的院子,嘴里还咬着糖葫芦,睁着天真的大眼睛好奇的望着她,而她也注意到了这个孩童,步上前去,蹲下身,倒是孩童先开了口
  “你在干嘛呀”嘴里还咬着糖葫芦,口齿不清
  “我啊,在等一个人。”
   “谁阿”
   “我的小郎君”
   “为什么不到屋里等啊”
   “我呀,怕他又找不到路了,怕是要闹了”
   “这样呀”
【5】
  她已近垂暮,在院子里,坐着轮椅,手颤抖着去摸那个镯子,时不时咳个几声,她还是在等着她的小郎君。
  于嗟阔兮,不我活兮。
  于嗟洵兮,不我信兮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我觉得我可能八辈子都不想动笔了【咸鱼瘫】